幸运28QQ群:今天我为摇滚哭泣--评盘古《不同的声音》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注册就送钱的网站  发表时间:2018-07-03 21:34

  盘古2005《不同的声音》专辑封面

  我的所有CD都藏在了箱子里,自暑假后就没再打开。朋友对我说,拿出来凉凉,别发霉了。那天晚上我想到了把CD拿出来,像以前一样每晚都随便抽一张放到CD机里。但是我没有,我不知道什么原因。偶尔想听了打开电脑下载几首,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什么时代气息。时代的平庸气息到处插空,躲之不及。

  今天傍晚我上网听了舌头的《这就是你》。激动的一塌糊涂,终于又听到了一个几乎真诚的声音。然后把这些消息以闪电的速度告诉一个与摇滚乐有些关系的群上。然后说到了盘古,然后朋友告诉我盘古有新专辑了,然后下载这张专辑,然后一听就是4个小时。像少年时把一盘《中国火》听烂。

  盘古自从跑到台湾就不讨人喜欢了。我们的教科书是这么教育我们的,我们要崇拜那些为革命掉脑袋流血的英雄(但是我们绝对不许革命,我们要坚决顺从),我们要坚决拥护党的领导(不管政策对不对)。于是,在这样的教育灌输下,盘古做的事注定要被大多数人不喜欢的。他们说盘古是叛国的,每当出现不同政见者,爱国分子便从窝里出来叫唤,而自己国家内部不管死多少人,抓多少贪官,塌多少煤矿,他们是不知道的,知道了也只是嘲笑那些人们的落后与愚昧。

  这盘专辑叫做《不同的声音》。鲁迅先生编选的《凯绥?珂勒惠支版画选集》的版权页上印着:“有人翻印,功德无量”。这张专辑的推广者同样说“如有盗版,功德无量”。这是我首次看到这样的文字,首先是感动,然后是无奈。我曾经和一个朋友说过,要是没有盗版,我现在是白痴。没办法,我当然知道版权,当然知道知识产权,但是,我更知道我们国家的出版制度。我只能说没办法。

  第一首歌,《人民需要信心》。

  我们要让人民听到

  我们要让人民看到

  我们要让人民知道

  我们要让人民相信

  我们要给人民反抗的勇气

  我们要给人民斗争的热情

  我们要给人民革命的决心

  我们要给人民成功的希望

  人民需要信心

  我们要给人民信心

  一些常识,他们唱的仅仅是一些常识。但是!在现在的体制下,这是反动的。鬼知道为什么。这首歌听起来像是节选了一段样板戏,有浓厚的民间气息。其实我也不是完全赞同盘古的政治立场,其实政治是很悲哀的,任何一种政体都无法满足理想。问题是现在我们国家在搞消息封锁,大伙还记得非典吧,那是国外的记者先报道的,中国的新闻部门都在窝着呢。要是国外记者不报,中国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其实让消息透明不会产生坏的社会影响的,现在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结果可能是那个政党往自己脸上贴的金太多了,要是一旦消息透明那会爆出无数丢人的事,估计这是个原因。政治永远是暧昧的。

  第二首歌,《敢把皇帝拉下马》

  天不怕 地不怕

  哪管在铁链子下面淌血花

  拼着一个死 敢把皇帝拉下马

  杀人不过头落地

  砍掉脑袋只有碗大个疤

  老虎凳 绞刑架 我们咬紧钢牙

  阴沟里石头要翻身

  革命的种子发了芽

  折下骨 当武器

  不胜利 不放下

  这是1927年上海工人起义时代的民歌,看歌词像古代(而不是近代)农民起义的战斗檄文。掺着有棱角的沙粒的急躁的吉他声催促着人声。那个年代有如此火力十足的歌曲,而且歌词句句有物,歌词比音乐承载更多的东西。盘古把这首歌翻出来在这个时代唱,有它独特的意味。王小波先生说的沉默的大多数依旧在沉默着,其实王小波先生在那篇文章里也没指望沉默的大多数会醒,这是个令人悲伤的过程和结局。这些心惊肉跳的文字是不是可以让人想到什么?也许有人会说我们应该珍惜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有没有人想过那时候为什么会出现那样的残酷?

  第三首歌,《人民英雄胡文海》

  胡文海一夜间杀掉了十四个贪官污吏和他们的家属狗崽子

  杀得好

  胡文海说他自己一点也不后悔

  就是遗憾没把该杀得都杀了

  都杀了

  都杀了

  都杀了

  都杀了

  狗官们叛胡文海死刑后,

  退庭时,胡文海逮着一个审过他的警察就握手

  边握边说

  先走一步

  胡文海留下的遗憾

  该杀的还没杀完

  胡文海你走好

  你放心

  我们一定帮你杀完

  所有警察要杀完

  所有贪官要杀完

  很多人也许不知道胡文海是谁,下面是网上流传的比较权威的资料:

  警察:知道为什么逮你吗?

  胡文海:知道,杀了点人。

  警察:杀了一点?你杀了十四个!

  胡文海:不止十四个吧?

  警察:那你说多少?

  胡文海:我记着是十七个。

  警察:死了十四个!

  胡文海;我不记的还有活的,我都拨拉过,看谁象没死的,就再给两枪。

  那就是没杀净。

  警察:你知道后果吗?

  胡文海:(对警察满脸媚笑)知道、知道,我的给人家抵命。

  警察:后悔不后悔?

  胡文海:咋不后悔,有个娃娃不该杀人家,你们一说,才知道人家是串门的。再就是该杀的没杀净。

  警察:你还想杀谁?

  胡文海:就那几家的男人。

  警察:你为啥杀人家?

  胡文海:他们当村支书和村主任时,三年挥霍贪污了至少五百万。三个煤矿让他们卖了两个。我到镇上告状没人管。他们就恨的我不行,就想抬死我。99年6月19号,我到地里浇水,xxx兄弟(其中一个满门被杀) 借口和我吵架, 往我头上劈了三铁锹,我缝了几十针。要不是头硬早让他们劈死了。xxx(村支书)派人找我,要出钱私幸运28群了,我不干。从那时起,我就起了杀心了,本来准备今年三十晚上下手,那时都看春节晚会,能杀干净。6月19号,我把xxx(支书)和村会计叫来,让他们写贪污了多少,他们不干,这时外面有警笛声音(路过的警车),xx(会计)就气粗了,指着自己的脑门说‘文海,有本事朝这里打’。我就给他脑门上一枪,把他打死了。他还以为我不敢。没有办法,只能提前动手。

  当记者问他后悔不后悔时,他理直气壮的回答:不后悔,一点不后悔!就是遗憾,没有把该杀的都杀了。遗憾没有死净的话,胡文海在不同场合多次提到。据分析,是担心给他父母妻儿留了后患。记者问他为什么连孩子一起杀时,他蛮有道理的讲:不把他们也杀了,他们长大要欺负我家娃娃……

  法院审判胡文海时,他站的笔直,捧着自辩书大声朗读,就象农村劳模发言。共同受审的还有一个帮他杀人的朋友,胡答辩时说他朋友没有杀人,跟着他是一直劝他不要杀。这时,控方指出,一个受害者(装死躲过)指证他朋友拿斧子砍过他。胡答辩,我一枪打的他趴在地上,他就再没回头看过。是我捡起斧子砍他的。控方又指出,他朋友拿钳子夹受害者。胡文海当即辩道:是我拿枪逼他干的。他不夹受害者,我就开枪打他。明目张胆的大包大揽。判胡文海死刑后,退庭时,胡文海逮着一个审过他的干警就握手,边握边说:‘先走一步,先走一步’。那么些警察,躲也躲不及他,实是滑稽。

  2001年的12 月25日,也是西方人的圣诞节。今天,山西晋中法院依法公开审理了特大枪杀14人案的3名被告人。最后,有2人判处死刑1人判处无期徒刑。第一被告人胡文海依法定程序在最后陈述中说到:

  “我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我希望自己成为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为此,我不断的去努力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自己从小时侯起的性格就是仗义执言.敢做敢为。村里的那些无权无势的善良的村民和我和睦相处,有时,我就成了他们利益的代言人。然而,近年来,历任村干部贪污行贿. 欺压百姓,村里的小幸运28微信群煤矿(村民冒着生命危险)等企业上交的 400余万元被他们瓜分。4年来,我多次和村民向有关部门检举反映都石沉大海,公安.纪检.检察.省.市.区的官老爷们给尽了我们冷漠与白眼……。可是,我们到那里去说理呢?谁又为我们做主呢?我去公安机关报案,那些只挣着工资的人民的公务员开着30多万元买的小车耀武扬威根本顾不上办案,甚至和村干部相互勾结欺压老百姓……。我只有以暴制暴了,我只能自己来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了......。实际上我每年的收入都有4,5万元,我完全可以不管这些事,但是,我不能,我的良心告诉我不能这样做,我不能对此置之度外,官逼民反,我不能让这些蛀虫们再欺压人了……。我知道我将死去,如果我的死能够引起官老爷们的注意,能够查办了那些贪官污吏,我将死而无憾,否则我将变成厉鬼也不放过他们……“听众席上爆发出一阵掌声,审判长急忙制止……

  这是杀人犯胡文海。我坚决不赞成杀人,但我从内心佩服胡文海。他是个现实中的传说中的侠客,他用自己的命和另外的十四条命证实了大国小民的尊严。一个很典型的官逼民反的例子。盘古唱道“杀得好,杀得好,杀得好,杀得好!”“你走好,你放心,我们一定帮你杀完,所有警察要杀完,所有贪官要杀完!”先不要谈论什么法制,我们中国的宪法已经规定不许贪污了,这不是法律的问题。我们中国这几千年的悠久历史到底积淀了一些什么。在所谓的法制社会出现这样官逼民反的悲剧,要是继续这么下去,以后还有大头等着呢。民在官面前是没有地位的,哭着听这首歌,不知道多少遍,如同前些日子看一部关于北京上访村的纪录片《东庄》。这个时代有太多隐秘而肮脏或者沾着血的东西,真的感谢这些声音这些影响还有文字的制造者。

  第四首,《文天祥绝笔》

  这首歌的背景大体是这样的:

  开庆初(1259),元军南进,兵围鄂州,宦官董宋臣主张迁都,文天祥请斩董宋臣,未被采纳。临安(杭州)危急时,文天祥以江西提刑身份,应诏勤王,请求率二十万义师背城一战,宰相陈宜中不允。不久,文天祥以右丞相兼枢密使身份,至元营议和,因坚决抗争被扣留。文天祥冒险脱逃至温州,拥立益王赵是,以图复兴,转战于赣、闽、岭南等地,兵败被俘,坚拒元将张弘范劝降,作《过零丁洋》诗,中有“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之名句。文天祥后被送大都(今北京),囚禁近四年。其间,元帝多次劝降未果,天祥誓死不屈,作《正气歌》,以明心志。元世祖至元二十年(1283),文天祥就义于柴市,时年四十七岁。临刑前,作绝笔自赞,系于衣带之间,其文云:“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惟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宋丞相文天祥绝笔。”

  知道文天祥绝笔的应该不多吧。而敢像盘古在这首歌里唱的这样鲜明的政治倾向的人更是少。歌词如下:

  孔曰成仁

  孟曰取义

  惟其义尽

  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

  所学何事

  而今而后

  庶几无愧

  中华民国的亡国奴们,你们听到了吗?

  中华民国的亡国奴们,1949年到现在是多少年了?

  中华民国的亡国奴们,你们做奴隶如今做到第几代了?

  中华民国的亡国奴们,还记得文天祥过去的绝笔吗?

  孔曰成仁

  孟曰取义

  惟其义尽

  所以仁至

  读圣贤书

  所学何事

  而今而后

  庶几无愧

  我不赞成盘古在这首歌里所唱的观点(天哪,人家歌里有观点的,现在有几个摇滚乐队有自己的观点?摇滚在有些人手里就是加大打击乐器音量的流行!),但是,我更反对有人提出的用各种手段收复台湾。中国现在经济不如台湾发展的好,人家愿意回来吗?据说还要动武力,这和殖民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不合作呢?现在过年搞个专机什么的不是很好吗?台湾水果在大陆不也很好卖吗?

  文天祥最后的文字像刀子一样质问在世的人,盘古同样在质问,带着失望的调子,指着人们的鼻子问,盘古不是一不小心就成了盘古,人们也不是莫名其妙的就成了那样的人们。这句话面熟吧。

  第五首,《我们需要战争》

  为了以人民战争对付人民战争

  为了以革命对付革命

  为了以暴力对付暴力

  为了以恐怖对付恐怖

  我们需要战争

  无论如何 请给我们战争

  我们是喝着狼奶看着《小兵张嘎》《地道战》长大

  我们还喜欢看《平原游击队》《铁道游击队》

  我们从小就喜欢打仗 打仗 打仗

  我们唱的歌是用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需要战争

  无论如何 请给我们战争

  为了以记忆对付遗忘

  为了以仇恨对付仇恨

  为了以炮灰对付炮灰

  为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我们需要战争

  无论如何 请给我们战争

  舒缓的吉他前奏让我想起了何勇的《钟鼓楼》,这样的曲调听起来有中说不出的舒服。然后盘古猛的给人一个转折,鼓敲了起来,如同受到惊吓时的心脏。朋克与暴力是分不开的,暴力的最高形式就是战争。每个国家都在宣传和平,每个国家都在制造杀人武器。时代需要和平,但是我们需要战争,要是不需要我们为什么有军队,为什么制造军火?这首歌算是盘古对国家的当权者的嘲讽吧,连敖博口中唱出的“我们需要战争”都有领导口气。

  第六首,《我像共产党一样》

  我所碰到的人

  全是些被共产党吓破了胆的人

  我像共产党一样瞧不起他们

  我像共产党一样吓他们

  不过我老跟他们开玩笑

  我像共产党一样跟他们开玩笑

  这首歌还需要多说吗?年轻的党员遍布我们左右,那些人入党的目的谁都知道。他们在玩共产党,拿党当敲门砖,当过河桥,共产党也在玩他们,让他们睁着眼说瞎话,然后他们一起统治我们这些小民。看看我们的领导者吧,最先进的阶级,这是个阶级还能替代人格的时代!都是受害者!

  第七首,《我最讨厌两件事》

  我最讨厌两件事

  第一件是上班

  第二件是上学

  无论到哪里 无论到哪里

  我的工作是革命

  我的生活是不活

  几声鼓,然后是单调的近似直线的弦乐,然后这种弦乐一直伴随着歌声至结束。上班,上学,这个时代最程式化的谋生模式的两个最基本的阶段。盘古像是在哭诉这两种模式对人们进行的异化,而盘古自己的姿态也变成“我的工作是革命,我的生活是不活”。相对于无聊的上班和上学,“革命”,“不活”这些破坏性的举动似乎比“活”的人更清醒更理智,也更能认识到存在的虚无。盘古仅仅是破坏,没有建设。这也成了很多人骂他们的借口,但是,为什么破坏者和建设者必须是一个人呢?有破坏,革命能力的人不一定是有建设能力的人,夺天下和守天下是两回事。这个道理不知道当今的执政党什么时候才能明白!

  第八首,《这就是中国》

  这哪里是人间

  这不是阴间 是什么

  这哪里是生活

  这不是油锅 是什么

  这哪里是工作

  这不是枷锁 是什么

  这哪里是家庭

  这不是酷刑 是什么

  这哪里是爱情

  这不是陷阱 是什么

  这哪里是人民

  这不是奴隶 是什么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这就是中国

  这不是地狱 是什么

  这不是地狱 是什么

  开篇一声中国式的锣。锣鼓在这里没有了欢庆的功能,他是一首悲歌的引子。一个女鬼似的人在强劲而单调的鼓声中唱出一声声萧瑟的让人发抖的音调,这个声音使得盘古的音乐广度大大扩大。之后是多少有些极端的设问和质问,盘古并没有声嘶力竭的嘶吼,而是冷静的表达,像一个经过炼狱的人在为在世的人宣扬炼狱的罪恶。用理智的头脑来分析这些歌词,我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对“人间”,“生活”,“工作”,“家庭”,“爱情”,“人民”无比满足,越来越多的人变成了“奴隶主的机器和机器的奴隶(夜叉乐队歌词)”。“奥斯威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阿多诺说的没错,一个民族经历了众多扭曲的事件之后,如果不能用接近表象的语言来回忆或者描述事件,那对历史和现实都是一种罪。

  第九首,《白宝山的名言》

  送给大家一句白宝山的名言

  我没办法

  我这人什么也不会干

  除了抢啊

  我做不了别的

  我没办法

  第十首,《白宝山教导我们》

  白宝山教导我们杀人不要留下尸体

  白宝山教导我们武器从敌人手中夺取

  白宝山教导我们埋人的坑不要挖的太浅

  白宝山教导我们抢劫的时候一定要杀人

  白宝山教导我们遇到警察不能跑要迎上去打,要迎上去打

  白宝山教导我们派出所要你送礼就给他们子弹,就给他们子弹

  白宝山教导我们买枪不如抢枪,买枪更容易暴露

  白宝山教导我们工作的时候不要留下任何指纹

  白宝山教导我们不要打架不要骂人,要么就把他们杀掉

  白宝山教导我们每次做事都要做好有去无回的打算,不要考虑自己的得失

  白宝山教导我们随时随地要准备杀人灭口

  白宝山教导我们

  白宝山是个好人

  第十一首,《白宝山思想》

  白宝山偷了一书包玉米,就被判了10年徒刑

  他说我想过了,政府这样判我

  我服刑出来就去杀人,杀死那些受法律保护的人

  如果法律判我无期,减刑后出来我年纪已大了,没能力杀死成年人

  我就杀孩子,杀孩子,杀孩子

  到幼儿园去杀去杀去杀

  能杀多少杀多少,能杀多少杀多少

  只到我杀不动为止,只到我杀不动为止

  这就是伟大的白宝山思想

  让我们高举白宝山思想奋勇前进

  让我们把白宝山思想发扬光大

  克隆一百万个白宝山

  白宝山是一个在中国刑侦史上有坐标地位的杀人犯。1996年3月至1997年8月,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刚因盗窃、抢劫罪出狱后不久的白宝山在北京、河北、新疆等地袭军袭警,先后抢枪3支,抢钱100多万元,打死打伤15人。下面是白宝山的一些谈话片断:

  他仅仅因为盗窃了人家几件衣服,就被判了4年徒刑。在服刑期间,被揭发出另一件事:他因喂鸽子,入院盗窃人家一书包玉米,被主家发现,追出来,他用木棍打了对方头部一下——结果,他被冠以抢劫罪,加判了有期徒刑10年。

  “我想过了,法律这样判我,我服刑出来,就去杀人,杀死那些受法律保护的人。如果法律判我20年,我出来杀成年人;如果法律判我无期(徒刑),减刑后我出来年纪大了,没能力杀成年人了,我就杀孩子,到幼儿园去杀,能杀多少杀多少,直到杀不动为止……”

  “我出来并没想重新犯罪,我给自己设计了两条道路,如果我能够正常地生活下去,我就不再犯罪;如果不能,我就去抢。”

  “我回到北京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户口,先后跑了六七次,他们就是不给我办。我认为,我已经从监狱里出来了,起码也是个公民,可派出所不给我办户口,我吃什么?我不能靠父母养我一辈子?我这个要求不过分,我要生活。我对我母亲说,派出所要我送礼,我连吃都吃不上,拿什么东西送给他们?”

  “我犯了这么大的罪才有权利在这儿讲几句话,这个代价太大了,多少人的鲜血换来的今天……我对无辜死亡的人……(哭)……说声对不起……(哭)希望以我为诫,不要做一个对社会有害的人……”(法庭上的最后陈辞)

  “每次作案前,我都要把可能出现的问题想过几遍。包括作案的方法,行走的路线,允许的最长时间,在作案过程中可能发生的意外,我怎样处理等等。我想好一件事,就把它定下来,全部想好之后,我觉得有把握了,再行动。”

  “我对如何防备公安的调查做过专门研究:第一,我抓住正常人的心理。平常的人,在碰到突发事件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先保护自己。由于内心恐慌,对当时发生的人和事,一般都记不住。甚至连打过几枪,打枪的人多高,什么模样,都记不清楚。第二,我自己要克服心理障碍,抱着这次出去干事,就回不来的打算,不考虑自己的得失,这样;我就什么都不怕。第三,我事先准备得很充分,不允许自己有一丁点疏漏。别人可以犯错,我不能犯,一个小错,就可能断送掉自己的性命。我是个冥思苦想的人,先往最坏处想,做好应付最困难的局面的准备。第四,我主要是于抢劫的,我比较主动,抢劫时我有准备你们没准备,反应过来需要一段时间。我在行动中尽量减少所用时间,在你们反应过来之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毕。所以我不怕你们调查……’”

  “买枪不如抢枪,买枪更容易暴露。”

  “枪是一定要开的,而且一定要打死人,不然没有震撼力,谁也不甘心巨款被抢走。”

  “我劝过吴子明,我说那些钱不能花,一花非丢了性命不可。他就是不听,总惦记着分钱。那时我就想了,为了保全我自己,我必须杀人灭口。”

  白宝山被捕后,他认为一定是谢宗芬出了事,把他供了出来。否则,公安局不可能找到他的家。可是入狱后却没有抱怨谢宗芬,无论在公安局预审阶段,还是在法庭上,他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涉及谢宗芬却很犹豫。后来说:“这些事以她所说的为准吧,我记不清了,说乱了我怕害了她。”

  “我本来想拿枪打死他们,可是,我母亲进来了,我就不能打了。我不忍心当着我母亲的面杀人,我做不到……”(“他们”指去他家带他走的警察)

  ……

  个人的性格扭曲,思想极端不仅仅是个人的过错。体制或者社会应该负有更大的责任。白宝山当时跑户口,要是顺顺利利的办下来也许会少出很多事。妥协,我们的政治的最大的标签。从上到下,从高层到低层,一个模子出来的。这三首唱白宝山的歌会让人处于一种反乌托邦的氛围之中,不是盘古反,而是听者反。从木鱼伴奏的《白宝山名言》,到有电子成分的《白宝山教导我们》,到拨弦演奏的《白宝山思想》,无一不让人心惊胆战。这三首歌都像在向毛泽东和之后的执政者的话语进行致敬或者解构,“名言(语录似乎更贴切)”,“教导我们”,“高举某思想奋勇前进”……这些话语像皮肤一样伴随在我们的周围,但是我们不要忘了,这些话同样在白宝山的周围,白宝山的案例并不仅仅反映了白宝山是个混蛋。犯罪和歌曲的联系,我们能想到的或许只有迟志强,那时候我真的很喜欢听迟志强,因为在监狱里能发出声音本来就是一件无论在艺术,政治,经济上都有重大意义的事。但是现在想想,那些悔恨的歌曲有几首真正是犯人的心声,大多还是其他的词曲作者写的。对于监狱里的真实声音,我更相信廖亦武,他把监狱里极端残酷的事实给披露了出来,监狱不是我们电视中说的互助,学习的好地方!那里是地狱!

  第十二首,《台湾魂》

  台湾有两千三百万人

  世界各地有无数的台湾人

  他们心中只有一个祖国

  这个祖国名字叫做台湾

  全世界有很多人

  全世界有越来越多的人

  这个人数每一秒都在增加

  他们全都在唱台湾魂——

  台湾魂,就是每一个都是台湾的人

  台湾魂,就是所有人都是台湾的人

  这是用木吉他伴奏,低沉,稳重,极富号召力的一首歌。歌中明确表达了盘古的观点,当然比那首“独立一天,也比不独立好;独立一秒钟,也比不独立好”要不极端那么一点。

  贝斯段信军在台湾说,他以前的印象国民党是反动派,大陆必须解放台湾;现在他来台湾,看见“连总统都可以骂”,应该让台湾解放大陆。若在人民大会堂,盘古的歌声只能以“歌功颂德”陪衬。

  台湾问题目前可以说是中国政府最闹心的事情。对于台独,我的观点是没有观点。我既不支持独立,更不支持吞并。前者像是在分裂一个民族,一奶同胞,干嘛同室操戈,自相残杀,说要用武力攻占台湾的人是最没良心最没人性的。后者,吞并,中国现在没那个能力,要钱没钱,要国际地位没国际地位,硬是把两个发展状况不协调的地方凑在一起,简直就是把驴唇安在了马嘴上。相对那些狂热的爱国分子(他们好像认为只要美国说中国坏话,美国就是中国的敌人,而不管那些话是不是苦口良药;他们认为日本人都是他们的痰盂,但他们决不会像王选那样寻找历史的真相,他们甚至不知道王选;他们认为国家越大越好,他们认为权力越集中越好,他们为了疆土大声地呼喊。),盘古更理智也更有自己的观点。无知的人和高智商的人是很难改变的,很多很多的人还停留在秦始皇的思想阶段。前天和朋友在饭馆吃饭,中央5套节目在演新闻。F1在上海举行,但是没有一个中国队员。一个朋友问中国为什么没有F1赛车?这则新闻之前是一则全运会的新闻,孙福明在柔道项目中掺假,连这些基本的项目都这么搞得国家还搞其他的干嘛!我们为什么不先把自己的国力搞上去,真正的“赶英超美”,富得流油,台湾能不与我们合作吗?

  第十三首,《嚎哭》

  我是被扼着喉咙的歌手,

  我是被踩着脑袋的哲人;

  我是被铐住双手的工匠,

  我是被戴上脚镣的武士。

  我是被飓风摧残的鲜花,

  我是被狂飙腰斩的松柏;

  我是被铁锤砸碎的钟鼎,

  我是被镰刀残害的菁英。

  我是所有被捣毁的庙宇,

  我是所有被砍光的森林!

  我是所有被荼毒的心灵,

  我是所有被奴役的生命!

  我在恐怖囚禁中挣扎,

  我在贫病交加中奋起;

  我要对着被毁的家园失声痛哭,

  我要对着漆黑的夜幕疯狂怒吼:

  还我大地还我自由!

  还我天空还我自由!

  如果在现场听到这首歌我会和敖博一起喊“还我大地还我自由!还我天空还我自由”。这是多么有激情的GRUNGE之旅,看到歌名我首先想到的是艾伦?金斯堡,然后前奏想到了NIRVANA,吼叫的时候想到了NO,最后的怒吼想到的则是唐朝。这首歌是这张专辑中唯一的一首重意识而轻现实的歌曲,但是它的象征意义也最强烈。“歌手”,“哲人”,“工匠”,“武士”,“鲜花”,“松柏”,“钟鼎”,“菁英”,“庙宇”,“森林”,“心灵”,“生命”,每一个说的都是盘古,每一个说的都不是盘古。脆弱,失望,兴奋, 绝望,年轻,愤怒,厚重……这几乎是每一个认真对待自己的青春的人都要经历的,盘古给我们一个总结,即使没有目标,即使目标模糊,我们也要大声呼喊,直至筋疲力尽!

  第十四首,《不灭的理想》

  我曾在许多的血迹里寻觅,

  寻觅那一声声颤抖的抽泣,

  寻觅那一阵阵恐惧的窒息。

  屠刀之下,

  有多少中国人在憎恨权力!

  我的肺腑与你们一起呼吸,

  那一股股觉醒的正气,

  呼吸那一潮潮抗争的民意,

  暴政之下,

  有多少中国人在走向胜利!

  这是我们的热血,不是他们的机器!

  这是我们的生命,不是他们的奴隶!

  是他们叫我低头,是他们叫我忍受,

  是他们这些罪人,心狠手辣的凶手!

  如果有一天不能再见到我,

  如果我们曾经一起奋斗过,

  就让我们不灭的理想之声——

  永远地响彻在历史的天空!

  这是一首及其温柔的悲歌,虽然它还是长满坚硬的棱角丝毫没有给暴政一点面子。这首歌温柔的让人心碎,有种想哭的感觉。闷雷似的唱腔和配乐在祭奠,又在准备着一场暴风骤雨。盘古的访谈中说到了林昭,前些日子我刚看了那部关于林昭的纪录片,林昭身上的热血和生命里还有人性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历史的天空”,“理想”这是一些多么绚丽的词汇啊。即使我不同意盘古有些观点,我也佩服盘古作为乐手对历史的客观见解。我们可以包容一个朋克乐队的无知和粗俗,但盘古绝对与以衣着和纹身炫耀自己朋克身份的无知和粗俗者大大的拉开了距离。反叛的目的是什么?反家长?反老师?反朋友?很多人就是瞎愤怒,用弗洛伊德的话说就是性压抑找不到释放口了。作为最终要反叛的对象当然就是政治,另一个对象是性。后者现在已经被网络和大街小巷的保健品店掀了一个底朝天,就剩下政治了。最近刚逝世的诗人杨春光先生有一篇文章叫作《诗从语言始,到政治止》,他用洋洋几万字说明了这个问题。

  第十五首,《你爸爸》

  假如你爸爸是个刽子手

  也许你爸爸就是个刽子手

  假如你并不知道

  也许你真的不知道

  没有人可以不负责任

  哪怕你爸爸是天上的神

  哪怕你爸爸是这红色天空的老大

  哪怕这片天空还是一片血红

  有收拾你爸爸的一天

  假如你爸爸每天回家脱下一双沾满血迹的皮鞋

  也许你爸爸有很多双这样的皮鞋

  而且脱下后都要擦得干干净净

  假如你真的没帮他擦过

  也许你擦过了也忘了

  假如你系着擦皮鞋染红的布做成的红领巾已经长大

  也许你已经成为接班人

  准备继续染红这片天空

  准备保护你爸爸

  那么好吧 你杀你的 我杀我的

  一个都跑不了 一个也不能放过

  没有人可以不负责任

  假如你我是朋友 昨天我们还在玩

  也许你好得比上帝还好 对我更好

  可是为了这片蓝色的天空

  我必须把红色一扫而光

  消灭你和你爸爸

  盘古在暴躁的乐声中朗诵完了这首……诗。一首叙事诗。我今年写过一首诗叫作《中国阳具》,里面有这么一句“血和泪从来都没有消失,红色的旗帜即使铺满了明亮的天空也总有一天会因阳光而褪色或者腐朽”,听了这首歌,感慨万千。还记得当年崔健在舞台上用一块红布把眼睛遮住,然后高唱“那天是你用一块红布,蒙住我双眼也蒙住了天”吗?那时候的气氛真好,崔健可以在公共场合做那么让人激愤又兴奋的事,而今我只能把一首首诗写完放在抽屉里,或者删删改改,把文字全改成叉叉框框或者**放到网上去,连音乐都要戴着耳机听,只能独自分享声音带来的美好。

  这就是盘古的《不同的声音》,一张让我流泪的专辑,一张夹杂着火药,人肉,炸弹,手枪,历史……的绚丽无比的拼盘。眼睛一阵阵的湿润,头脑中交织着悲伤和喜悦同时带来的矛盾。以前总是羡慕美国有GREEN DAY的反布什专辑《美国白痴》,羡慕《华氏911》,而我们的市面上仅仅能找到一首《代表》,歌词还改了。盘古,给了我们另一种声音,不同的声音,也许,他会使一些不可能成为可能,可能成为现实,现实变得美好。

  阿波罗网责任编辑:郑浩中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

  ? 今天我为摇滚哭泣--评盘古《不同的声音》 相关搜索:盘古 摇滚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