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人:不一辈子“躺”在政府身上(社会万象)

来源:免费注册即送体验金  作者:皮蛋  发表时间:2018-08-02 09:15

  艾滋病人:不一辈子“躺”在政府身上(社会万象)

  一名艾滋病患者在汉口江滩碰见久仰的桂希恩教授(右),忙上前和他聊天。

  艾滋病人:不一辈子“躺”在政府身上(社会万象)

  11月30日,湖北省卫生厅把该省全球基金艾滋病防治项目12个项目县的20多名艾滋病患者代表请到了武汉。艾滋病患者与他们早已熟知的“中国关注艾滋病村第一人”、艾滋病预防国际最高奖———“贝利-马丁”奖获得者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医生桂希恩教授握手、联欢,还和桂教授一起游览美丽的汉口江滩,合影留念。幸福和自信洋溢在他们的脸上,由于参会者和病人都佩戴着“红丝带”标志,江滩上的游人很难分辨谁是艾滋病人。

  ●“自食其力让我重新找回了自信,找回了做儿子、做丈夫、做父亲的感觉。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想回到社会中去。”

  11月30日上午的联欢会上,湖北省大冶市金牛镇屏峰村农民、艾滋病人吴电宝满怀深情地高歌一曲《新生》:“歌唱党的政策好,如今不用再发愁……诚实勇敢与病魔斗,小康的日子就在前头。”他说这首歌其实原名《愁啊愁》,但他自己改编了歌词。

  吴电宝今年30岁,因早年卖血不幸感染上艾滋病。他说2001年被确诊时,“真想买瓶农药喝下去,死了算了。”在大冶市艾滋病治疗中心“温馨家园”接受检查和治疗后,吴电宝的身体逐渐恢复。他说:“国家虽然给了‘四免一关怀’的好政策,但我不能‘躺’在政府身上过一辈子。”2004年,在“温馨家园”的医生请来的农技人员指导下,他种起了西瓜。可西瓜丰收后,因为他是艾滋病人,没人敢买。桂希恩教授知道后,特意拉了他的一车西瓜给武汉的学生吃。桂希恩替他卖西瓜的故事一传开,他的西瓜很快销售一空。

  今年3月,他牵头成立了“艾滋病人生产自救协会”,大家一起互相帮忙,督促服药。现在,吴电宝还养了30多头猪,基本还清了从前因病欠下的一身债务。其他11名协会成员通过养猪、养鱼等每人年收入可达到5000多元。他说:“自食其力让我重新找回了自信,找回了做儿子、做丈夫、做父亲的感觉。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想回到社会中去。”

  据悉,湖北省已在疫情较重的地区建立了26个艾滋病感染者互助小组,由乡镇政府提供就业机会和必要的生产资料,支持1583名有生产能力的感染者及患者开展生产自救,尽可能使之就地治疗、就地生活、就地生产。

  ●“只要我身体好一点,我还想多干活,多为家里挣钱!以后小儿子如果考上高中,一定让他上。”

  比起参加了互助组的艾滋病人,十堰市房县九道乡农民、艾滋病人田光平的处境更加困难。因为全村100多人中虽只有几个人“得了这种没听说过的病”,乡亲们90%以上还是害怕与她接近。她说,2004年她被确诊以后,“乡亲们走路都不敢和我一起走”,更别说聊天、串门了。

  最让田光平感到压力的是家庭的经济问题。她家在贫困山区,丈夫早已因艾滋病去世,欠下一屁股债。现在上有老母,下有两子一妹,自己成了家中的“顶梁柱”。她说:“我最伤心的是大儿子考上了高中也没钱给他读,只能出去打工,可因为没文化,一个月才挣四五百。小儿子才上初中,我就怕自己哪天死了,老幸运28群母没人养,儿子既没爹又没妈……”说着说着,她的眼泪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不过一转眼,她又擦干眼泪微笑着说:“只要我身体好一点,我还想多干活,多为家里挣钱!去年儿子辍学是因为我当时还没接受治疗。以后小儿子如果考上高中,一定让他上。”

  据悉,由于普遍接受药物治疗,湖北省艾滋病人死亡率已从2003年的45.3%下降到目前7.55%。看到生命希望的艾滋病人正逐渐摆脱病魔阴影,在政府帮助下开展生产自救,改善自身生活条件。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5年12月02日 第四版)

  小人书:昨天、今天和明天(社会万象)

  小人书收藏迷在地摊上淘宝

  小人书:昨天、今天和明天(社会万象)

  小人书曾影响了几代人

  连环画,也称“小人书”。相信现在的中年人都不会忘记这童年的最爱,小人书充斥在童年的每一个角落,为他们带来快乐和知识。时过境迁,21世纪的今天,小人书却难觅其踪,在书店很难看到它们的身影,它们已成了收藏家们的新宠。

  在上个世纪的50、60年代,几乎每个孩子都有自己心爱的小人书。精细的图片加上简单的对话,即使是四大名著,几岁的小孩子也能通过小人书轻松地阅读。

  “小时候看的《三国演义》、《水浒传》幸运28微信群,到现在都忘不了。”说这话的小人书爱好者正在潘家园旧货市场里挑自己喜欢的小人书,他买了整整一大口袋,看起来有100多本。“我不是收藏的,我就是喜欢小人书,现在家里四大名著的小人书都齐了,还想再多买点。”他说,“小时候家里有一大柜子,后来全让院子里的孩子借没了。那时候,小人书里的义胆忠肝,仇恨恶势力真是影响了一代人。”说到这,他双眼透过玻璃窗望向远方,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事。

  小人书已成为一种速成化石

  在1982年,全国出版了8.6亿册连环画,有2000多种。而到了1985年,小人书却在出版社的仓库里堆积如山,无人问津。如今,小人书几乎绝迹于图书市场。“我们美术协会、连环画艺术协会开过几次会讨论中国连环画的现在和未来。主要的观点是:连环画已经成为一种速成化石,它从生机勃勃到成为化石只有20年左右的时间。”中国连环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连环画艺术博物馆馆长杨宏富说。

  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中是小人书的黄金时代,上海是全国出版小人书的大本营,仅在刚刚解放的1950年就出版新书660余种总数530余万册,造就了新中国成立后小人书出版业的空前繁荣。这时的小人书大多以土地改革、爱国增产、抗美援朝、宣传宪法和婚姻法等国家大事为题材。到了70年代中期,停滞一段时间后的小人书再度辉煌,著名画家华三川创作的《白毛女》、画家沈尧伊画的《地球的红飘带》、贺友直画的《山乡巨变》流行一时。然而到80年代,小人书出版速度越来越快,作品质量却越来越低,1988年左右市面上已再难寻觅到小人书的踪迹。90年代后,大量外国动画涌入中国,充斥了中国的动画市场,小人书也再难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小人书向卡通漫画图书演进

  小人书的逐渐消失,一直牵动着小人书爱好者的心。为使小人书重新进入市场并将原来的优秀小人书作品展现到读者面前,1999年春,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采用几乎半个世纪不用了的石印宣纸线装,推出了2000本特藏本连环画《三国演义》、《西游记》、《红楼梦》和《水浒传》,以“中国经典珍藏系列”编号复制。

  当小人书逐渐成为收藏界热点的同时,越来越多喜爱小人书的人们却把小人书的发展与动画界联合起来。2003年,河北美术出版社以中国文学及社科名著为脚本,聘请国内新锐卡通画家进行再创新演绎,于上半年推出了卡通漫画精品图书。这一系列有“清末四大谴责小说”等几大部分70余册,号称首开内地卡通漫画图书大规模市场运作之先河。此举通过发掘小人书艺术性和文学性的珠联璧合的特点,以及运用连环画独一无二的艺术表现手法和现代卡通理念,重新让绘画细腻且又独具特色的漫画小人书走进孩子们和成年人的视野。

  《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6年03月17日 第四版)

编辑:admin
Copyright © 2002-2017 版权所有